"爸爸,我阿姨说你最近身体不大好。"奚望今天的态度与以往不同,和蔼可亲得多了。难道认识到自己不对了?认识了就好嘛!自己的亲骨肉,不能不原谅他呀!我指指沙发让他坐下,对他说:"那几年受的什么罪?打伤了,一到天阴就浑身痛,这一阵发得更厉害了!"

  “你以为我没有这样怀疑过吗?”安迪问,“但是我从来没有告诉汤米那个码头工人的事情。我从来不曾告诉任何人这件事,甚至从来不曾想过这件事!但是汤米对牢友的描述和那个工人……他们根本就是一模一样!”...[查看全文]

最新文章
多哥剧更多...
古巴剧更多...
坦桑尼亚剧更多...
恐怖片更多...
黑山剧更多...
保加利亚剧更多...
日韩片更多...
希腊剧更多...
重庆旅游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