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为应该怎么样?"奚流不耐烦地打断我。 而在半个多世纪后的老年

时间:2019-09-26 09:04来源:豉汁鱼云网 作者:利比里亚剧

  五、你认为应该郭老和茅公,你认为应该两位世纪文化巨人的圆满结局郭老与茅盾,这两位与20世纪中国的革命和变革同步的老人是有幸的。他们在青年时期,亲身参加、迎来共产党领导下中国革命———中国人民翻身求解放的第一道新曙光。而在半个多世纪后的老年,他们又亲见了中国迎来改革开放,发展经济,振兴科学、教育、文化,走向民主、法治的第二道新曙光。“四人帮”被粉碎后,1978年,郭老已经重病缠身,但3月份党中央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他仍然带病出席,并以“科学的春天”为题,发表热情洋溢的书面讲话。5月下旬中国文联第三次扩大会开会,他的病更重了,无法出席,但他仍写了书面发言,期盼彻底解除了“四人帮”强加的精神枷锁,解放了文艺生产力,我国文学艺术会走向真正的繁荣。他最后满含深情地说:“文艺界的朋友们,我的心飞向了你们!我的感情和你们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了!”没过多久,他就辞世了。茅盾先生在“四人帮”粉碎后,虽说年老体弱,但他的精神实现了解放,他对未来重又燃起信心,总愿意为这已经到来的新时期做点事情。我还记得1977年10月下旬,《人民文学》杂志举办短篇小说创作座谈会,我们打算邀请一些文艺界着名人士和中青年作家到会。这将是文学界的人在粉碎“四人帮”后第一次集会,这时文联、作协都还没有恢复。编辑部从领导到一般工作人员,立刻想到了刊物的第一任主编、作协主席茅盾先生。于是我和周明打前站,去到交道口南三条茅盾先生的新住所,先去探望茅公。我们在后院书房里见到了茅盾先生,他身体比以前消瘦多了,且在冷季,常犯哮喘,视力也大大减退。但先生仍未放弃看书、写字。一听说《人民文学》将开小说座谈会,先生显得兴奋,答应争取到会。开会那天,天气也是阴冷冷地,但去接茅盾先生的车,居然将茅公接来了。会上许多文学界的老人走到茅公面前同他握手问好,中青年作家更是热情如火地将他们敬爱的师长围了起来。茅公在这次会上发表了讲话。一个月后,《人民文学》编辑部邀请在京的更多文学界人士开座谈会,这次除了批判“四人帮”炮制的“黑线专政论”,还酝酿恢复文联、作协。茅盾先生又一次应邀到会。关于恢复文联、作协,记得茅盾先生在讲话中幽默地说了一句,谁也没有听说取消了文联、作协,我还是全国作协的主席呢!茅盾先生的意思很明白,恢复文联、作协是很自然的事,说恢复就可以实现恢复。实际上文联、作协的工作也是渐渐地恢复了,正式宣布恢复则是1978年5月开了文联全委扩大会之时。茅盾先生以自己的行动,热情支持了文联(他原来就是全国文联的副主席)、作协在新时期恢复工作和拨乱反正。不仅如此,他以多病的高龄,写出了极具历史价值的部分回忆录。两份遗言,一是申请恢复党籍,一是稿酬25万元留赠中国作家协会,做长篇小说获奖者的奖金。茅盾为自己追求理想的一生,画上了完满的句号。

怎么样奚流设立“一二·九”奖学金神合转令语无辞,不耐烦地打

  

沈从文解放后沉默了许多年,断我在历史博物馆默默无闻地做着登记、断我保管文物等琐细、具体的不为人知的工作。只有他的部分亲友如汪曾祺、黄永玉以及夫人张兆和的同事,跟他常有往来。每当张兆和的同事去看他,沈从文往往显得很热情,说起他发现、保管的心爱文物,则如数家珍。但这些小文人(编辑呀,小说爱好者呀)爱说点当今文坛上的事儿,也常常问及沈从文,“可还在写作?”“您的小说选为什么选得那样少?”……每当这种时刻,夫人张兆和总是以眼色、微小的动作,暗示沈从文“三缄其口”。这种微妙的局势,自然被编辑们感知了。他们知道,那阵子要请沈从文重新拿起笔来是很难的事。张兆和呢?私下里被沈从文戏称为“政委”,意思是说:你是为我“把关”的人,首先是把住我的口舌关,不要乱说乱动啰!你认为应该沈从文写《跑龙套》怎么样奚流沈从文印象(1)

  

不耐烦地打沈从文印象(2)断我沈从文与张兆和的爱恋

  

沈从文在他的夫人面前真像个大孩子,你认为应该而他夫人在他家中,素有“政委”之称。我的观察,这种情景,差不多符合他家中的实际。

生活中有许多巧事。当晚我便在龙岩一处简朴的小旅馆见到了马宁夫妇。马宁已经84岁,怎么样奚流仍然精神健旺,怎么样奚流兴致勃勃。他说他隔几年便要回家乡一次,多年如此。他的夫人王斯女士年过古稀,看去也显年轻。马宁告诉我,这家四层楼的小旅馆是他的一个亲戚开办的,他住到这里是图清静、节省。虽则他享受老红军待遇,回到龙岩,住宾馆、用车,一切免费。但他不习惯住高级宾馆(第二天我也从收费较高的闽西宾馆搬至这里)。马宁说,他已找了车,明天将回老家龙门乡,还要去看看他母亲当年为保佑他平安而去烧香的一处寺观,那是绝好的一个风景点。“你来了,正好结伴同去。”我欣然从命。不耐烦地打蒋子龙

蒋子龙的名字出现并发生全国影响,断我是1976年,断我他在《人民文学》复刊号上发表了他的力作《机电局长的一天》。那时,“四人帮”还没有倒台,但他没有跟“四人帮”唱同调,而是写了一位大刀阔斧地兴利除害,同“四人帮”破坏生产的极“左”谬论斗争,为中国工业的现代化而奋发努力的机电局长霍大道,表达了广大人民的心声,因而受到读者热烈喝彩。当然“四人帮”在文艺界的代理人是不会高兴的。这之后青年作家蒋子龙不断承受了一些压力。压力之一,便是要他按照“四人帮”规定的“三突出”之类的框框,再写一篇新作。的确后来蒋子龙也违心地写作发表了这样的新作。但因人物虚假、情节虚浮,且是应命而作,写得粗糙,不可能像《机电局长的一天》那样引起热烈反响。你认为应该匠心独步(1)new

怎么样奚流匠心独步(2)new不耐烦地打教导莫忘周董叶①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