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开始揭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个碴! 收在毛选四 卷第一卷第二篇

时间:2019-09-26 08:58来源:豉汁鱼云网 作者:天然公园

好,开始揭  郭大害灯下痴心读水浒

贺根斗一惊,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心想这老贼精果然是名不虚传。于是,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仰起脸想了一想,张口念道∶“毛 主席他老人家又教导我们∶‘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若否认他们,便是否认革命。若打击 他们,便是打击革命。’你说这段来自哪里?”邓连山道∶“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一九二七 年考察湖南农民运动期间,所作的一个历史性文献《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收在毛选四 卷第一卷第二篇。你背的这段光辉思想,是其中的《搞糟了还是搞好了》一章中的第一自然 段。”贺根斗一路行来,好,开始揭只见天空中一盘皓月,好,开始揭分外明澈。辽天之下,似乎仅他贺根斗独自一人,凭空又添许多豪情,遂是越想越神。快到村头,立在大坡底下,只见村东方向火光冲天,有喊声从那面传来。贺根斗即刻知晓出了大事。

  好,开始揭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个碴!

贺根斗一路走一路想。在这种万难的时候,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倒把许多道理都颠了开来。他沿着山道一路摸索。少不得钻村窜院,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见人便甜言蜜语地打问。却见沿路的几座村庄似乎都被洗劫过了,压根儿就没看见过一只鸡的影子。你看可怕不可怕?就这样摸索了几个钟点,他已经是人困马乏。这一路自行车没有让他骑上几步,遇到那过河翻岭的地方,自行车反得要骑着他了。贺根斗一面挣扎着立起,好,开始揭一面紧问齐老黑道:好,开始揭"老黑兄弟,这,这是啥事?"老黑立在人群里,只笑不答应。贺根斗思谋道:"妈日的,今个叫这贼给出卖了!"想到这,只恨不能伸巴掌打老黑那贼。张口欲骂,却被众人推推搡搡地押到大庙里头,随即便有人喊叫着要他跪下。他居然宁死不跪,像是一个响当当硬邦邦的好汉。此时只听大堂上一声吆喝,"贺大谝啊贺大谝,没想到吧,你老贼也有了今天!"贺根斗一听婆娘这话,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着忙盛满一碗糊汤喝了,揣了几个包谷馍,钻住头子出了村,踏 上通往县城的马路。

  好,开始揭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个碴!

贺根斗一听这话,好,开始揭勾起许多往事,好,开始揭当即眼雨出来,抬起腕子擦过,说道:"你,你说的这叫啥话嘛!我这些日子带领社员,又是学文件又是念材料,忙得像总理。不说是日理万机却也常是没黑没明,经常是拾不起裤裆。自打去年春上入了党,再看没有清闲的时候。村中男女,这寻恁找万事央求。伴婆娘嫁女子,喂鸡娃点豆腐,无不得一一经手。你说,作为一个党员却咋就这忙呢?嘿,做了党员就这!千人千口,无不是等你点头,决定'吃喝'二字。你以为党员好当?不好当哩!不过,即是千忙万忙,你说这事我哪敢贸然遗忘!多年来我睡实合以后,你且试看,另一只眼窝却睁大着瞅哩!乃是啥?乃是我父子几代的仇人!哪敢说是忘上一刻!但说忘了把你老哥的贺字颠倒过来写上。嗟,老哥我不说二话,随你!"贺根斗有不同意见,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并因此反映到公社李书记那里。李书记知道叶金发的难处,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在干部会上不点名地提了一提,没有下文,说说了之。再者近来中央政策也有些松动,一位中央领导前些时候有个重要讲话,传达到公社,即允许农民在自家院子里养鸡。

  好,开始揭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个碴!

贺根斗又是一惊,好,开始揭掏出语录本,好,开始揭翻了几页,寻下一段,慌忙念道∶“我们伟大领袖毛主 席又教导我们说∶‘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 千年的文明史。拿这个观点解释历史的就叫做历史的唯物主义;站在这个观点的反面的是历 史的唯心主义。’连山叔,你说这又是出在哪里?”邓连山又是没打磕绊,随口说道∶“这 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光辉四卷第1420页《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一文的第12自然段。” 贺根斗此刻已是方寸大乱,抱着语录将那邓连山紧追不舍,又念道∶“毛主席又教导我们说 ∶‘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他们自由泛滥。 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邓连山没让他问,跟住屁股说道: “ 《毛主席语录》我记得更是烂熟,且看第四章《坚持斗争》中的第7条第83页,得是的? ”

贺根斗在十几步远的地方,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与另外几个干部正煞有介事地评估着眼前这片麦子的情况。叶支书扬脸看见,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便赶鸡似地一摆手,道:"不说了,走,前面看去。"几个人朝前走了过去。十九岁的三小队队长王发民迎着叶支书笑道:"支书,刚才贺主任说我队上的这畛子地亩产在二百五十斤,你看能吗?"叶支书想都不想,头一歪便道:"胡扯,二百五十交得倒嘛?"发民心下一沉。叶支书指着他的鼻子道:"说你王发民是个猾头你不承认,这畛子地哪一年估产都没下过三百斤!更何况今年是什么情况,雨水又赶得这么及时,没估三百五十算我对你王发民手下留情哩。"发民辩道:"支书你麦罢时来,我把这畛子地打的粮单留出来,咱一秤秤地过。"黑女连忙蹭到炕上,好,开始揭扒住一看,好,开始揭奇了,果然在那黑暗深处放光。这就奇了,又是往前头 挪了一挪。没试着,那二臭已是压住她。等她反应过来,又觉着二臭在解她裤带。这方醒悟 ,连踢带咬,喊叫起来。二臭拉过被子蒙住她脸,没经几下,她那断过几次的糟糟腰带此时 也不争气,竟是自个断了。黑女摆着下身,不让二臭接近。但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娃家哪有 那持久的力气,终了还是让二臭贼人成了事实。

黑女连忙立起来,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看看槐堂看看老汉,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不知所措。老汉却不由分辩,抡起皮绳照着黑女劈头盖脸地打下去。黑女捂了脸尖叫起来。老汉心想,我抽打了一辈子牛屁股,好不容易撑起这个家,没想到转眼几年便败在你这个女人手里,不料你又害人来了!此时遇着焉能放过?想到这里,将手里的皮绳抡得像风轮一样嗖嗖作响。黑女一面尖叫一面抬起左右两只手招架着,顾之不及,给老汉咕咚一声跪倒,哭喊道:"大大,好大大,你饶了我吧!"黑女两手捂了脸面只像要哭。仇老汉心软了,好,开始揭说道:好,开始揭"好娃呢,先甭急,我这一两日就带话给他,说你寻他!"黑女道:"谁晓得你的话能带到不能带到!"说着便欲落泪。仇老汉见情况有些不对,急忙劝她道:"咋不能带到呢,带不到我亲自给你去叫他,一准叫他回来!看你,咋像个碎娃,说不对就哭了!"黑女破涕为笑,说道:"叔你不是哄我?"仇老汉道:"叔哄你做啥哩嘛!"黑女道:"那你对他说,我在屋里等着他呢!"说罢,轻飘飘地出门。

黑女茫然了,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哭叫道: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走?……走哪?……好,好槐堂,你说的这叫啥话嘛,你叫我走哪里啊!"黑女哭着狠推了他一把,又揽了他。槐堂一面试图挣脱黑女的搂抱,一面恐吓道:"死鬼鬼子,快走开,不然我叫人来把你逮住!松手!好黑女哩,你把我害得还不够惨吗?你跑来寻我不是把我往监狱里塞吗?我他妈的倒是哪辈子做了孽,遇下你这对头来糟践我!松手!松手!松……"两人正难为,突然听见西面窑里有人问话:"槐堂,槐堂,你喊叫的咋哩?"黑女没有回家。想也没想便顺着村西的一条小路,好,开始揭直往白草墚上奔去。她看见在遥远的山岔子里,好,开始揭干活的乡亲们下工了。他们像一串黑蚁似地吆喝着牲口从坡上走了下来。她走的是和他们相反的方向。白草梁的坡面上,她没出嫁之前常在那里给牲口割草。在那里她能听见河谷里水流的声音,看到蝶子在花朵上跳舞,螳螂捕捉比它更小些的虫蛾。她要去的是那里,那里野草丛生一派寂寥。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