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活得很好。你呢?"我语气冷淡。我不喜欢她的态度。 窗外天天是嘈杂混乱

时间:2019-09-29 07:55来源:豉汁鱼云网 作者:雄绵羊

明的故事情境;那种温馨而感伤的气息、不我活得很显然这个故事可以看到《家》、《春》、

眼看就要过年了,好你呢我语陈府上上下下一片忙碌“杀猪宰牛搬运年货。窗外天天是嘈杂混乱。颂莲独坐室内,好你呢我语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生日。自己的生日和陈佐千只相差五天,十二月十二,生日早已过去了,她才想起来,不由得心酸酸的,她掏钱让宋妈上街去买点卤菜,还要买一瓶四川烧酒。宋妈说,太太今天是怎么啦?颂莲说,你别管我,我想尝尝醉酒的滋味。然后她就找了一个小酒盅,放在桌上。人坐下来盯着那酒盅看,好像就看见了二十年前那个小女婴的样子,被陌生的母亲抱在怀里。其后的二十年时光却想不清晰,只有父亲浸泡在血水里的那只手,仍然想抬起来抚摸她的头发。颂莲闭上眼睛,然后脑子里又是一片空白,唯一清楚的就是生日这个概念。生日,她抓起酒盅看着杯底,杯底上有一点褐色的污迹,她自言自语,十二月十二,这么好记的日子怎么会忘掉的?除了她自己,气冷淡我世界上就没人知道十二月十二是颂莲的生日了。除了她自己,也不会有人来操办她的生日宴会了。

  

宋妈去了好久才回来,喜欢她的态把一大包卤肺、喜欢她的态卤肠放到桌上,颂莲说,你怎么买这些东西,脏兮兮的谁吃?宋妈很古怪地打量着颂莲,突然说,雁儿死了,死在医院里了。颂莲的心立刻哆嗦了一下,她镇定着自己,问,什么时候死的?宋妈说,不知道,光听说雁儿临死喊你的名字。颂莲的脸有些白,喊我的名字干什么?难道是我害死她的?宋妈说,你别生气呀,我是听人说了才告诉你。生死是天命,怪不着太太。颂莲又问,现在尸体呢?宋妈说,让她家里人抬回乡下去了,一家人哭哭啼啼的,好可怜。颂莲打开酒瓶,闻了闻酒气,淡淡他说了一句,也没什么多哭的,活着受苦,死了干净。死了比活着好。颂莲一个人呷着烧酒,不我活得很朦朦胧胧听见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不我活得很门帘被哗地一掀,闯进来一个黑黝黝的男人。颂莲转过脸朝他望了半天,才认出来,竟然是大少爷飞浦。她急忙用台布把桌上的酒菜一古脑地全部盖上,不让飞浦看到,但飞浦还是看见了,他大叫,好啊,你居然在喝酒。颂莲说,你怎么就回来了?飞浦说不死总要回家来的。飞浦多日不见变化很大,脸发黑了,人也粗壮了些,神色却显得很疲惫的样子。颂莲发现他的眼圈下青青的一轮,角膜上可见几缕血丝,这同他的父亲陈佐千如出一辙。你怎么喝起酒来了,好你呢我语借酒浇愁吗?

  

气冷淡我愁是酒能消得掉的吗?我是自己在给自己祝寿。喜欢她的态你过生日?你多大了?

  

管它多大呢,不我活得很活一天算一天,你要不要喝一杯?给我祝祝寿。

我喝一杯,好你呢我语祝你活到九十九。梅珊说那么你跟我上玫瑰戏院去吧,气冷淡我程砚秋来了,演《荒山泪》,怎么样,去散散心吧?

颂莲说我不去,喜欢她的态我不想出门这心就那么一块,怎么样都是那么一块,散散心又能怎么样?梅珊说你就不能陪陪我,不我活得很我可是陪你说了这么多话。

颂莲说让我陪你有什么趣呢,好你呢我语你去找陈佐千陪你,他要是没功夫你就找那个医生嘛。梅珊愣了一下,气冷淡我她的脸立刻挂下来了。梅珊抓起裘皮大衣和围脖起身,气冷淡我她逼近颂莲朝她盯了一眼,一扬手把颂莲嘴里衔着的香烟打在地上,又用脚碾了一下。梅珊厉声说,这可不是玩笑话,你要是跟别人胡说我就把你的嘴撕烂了,我不怕你们,我谁也不怕,谁想害我都是痴心妄想!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