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啊名字, 戏中是这样的情况:大宋年间

时间:2019-09-26 08:51来源:豉汁鱼云网 作者:林亚珍

  今天,名字啊名字之所以又把这“潘金莲”唤出来,名字啊名字是因为最近某演出团体排演了一出戏——《潘金莲》(主创人员自称是潘金莲本戏)。戏中是这样的情况:大宋年间,有一贫苦出身的女子潘金莲,从小双亲早亡,此女子为了葬父而自卖自身,到了本地财主张大户家当了丫鬟。当潘金莲出落成如花似玉的少女之时,张大户便萌生占有之心,潘金莲誓死不从。张大户恼羞成怒,就把潘金莲嫁给了长相极为丑陋的武大郎,不过潘金莲夫妇日子过得倒也安然。而随后大郎之弟武松的出现,让潘金莲这颗本不平静的心从新怦然一动,竟对小叔子产生了爱慕之情,并伺机百般引诱,最终遭到武松的断然拒绝,大伤芳心。在潘金莲极度痛苦的时候,与西门庆在有意无意间邂逅,二人终成令人百年唾骂的苟合之事。但好景不长,其奸情被武大郎发现,家庭的裂变迫在眉睫,奸夫淫妇密谋最终将武大郎用药毒死。故事的结局是,武松回到家中查明情况,怒杀了西门庆和潘金莲替兄报仇,潘金莲的一生结束。

名字啊名字胡晓真换句话说,名字啊名字在当时的社会中,名字啊名字不紧个人层面的「超我」? 自我道德约束出了问题,就连社会层面的「超我」? 法律与礼教也是漏洞百出,无法约束人慾的横流。像吴月娘、孟玉楼等一夥妇女,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相对於潘金莲的「好女人」,其实骨子里也是整天无所事事、吃喝玩乐。

  名字啊名字,

黄霖,名字啊名字《金瓶梅续书三种?前言》(山东:齐鲁书社,1988)。回顾《金瓶梅》文献学研究的百年历程,名字啊名字许多研究者呕心沥血,名字啊名字矻矻以求,在作者、版本、源流三大问题的研究中,取得极为丰赡的第一手资料,以扎实的史料和严谨的论证,彻底否定了一些陈见谬说,澄清诸多谜团,使有关《金瓶梅》的文献背景呈现出较为明晰的景象,同时也把金学研究的许多论题提到时代应有的学术高度。但我们也应看到,在《金瓶梅》文献学研究尤其是作者研究中,由于少数学者不甚求实的治实态度和较为单一的治学方法,从而得出一些草率的结论,并引发无谓的论争。对此,老一辈学者徐朔方曾作谆谆告诫:“《金瓶梅》考证要实事求是”,“金学研究不必太热,研究工作最需要的是冷静的探索”,这种告诫将是有益的。在走向二十一世纪的文献研究中,面对学术思想更新和理论的多元化,需要细致缜密的材料考证,也需要研究方法的创新,我们在《金瓶梅》文献学研究中,应该结合对于文本的剖析和小说文化内涵的思考,使文献研究与文本、文化的研究得以相谐并济,从而进一步拓展金学研究的新视界。即便是从《金瓶梅》大量随手引来的词、名字啊名字曲、韵文、宝卷以及从别书中抄来的故事等资料(前人论述很多,此不赘),也同样反映出与王世贞文风相投。

  名字啊名字,

即使到了现在,名字啊名字即使有的作品被认为是在模仿《金瓶梅》,名字啊名字但是仍然没有什么人能够做到:同时审视两大性别(而不是把女人简单化为性机器)、专心塑造个性人物(而不是添加性佐料)、如此深刻、如此精妙地描绘出这种性之爱。即使进行当时的横向比较,名字啊名字那么,名字啊名字这种性之爱与“牛郎织女“、《西厢记》等作品中的爱情,显然是全然不同的;与古代的“房中术“也大相径庭;与孔孟之道所宣扬的性道德和夫妻规范当然更有天壤之别。如果来点“中西对照“,那么它也大大不同于西方20世纪之前文学中的骑士之爱、宫廷爱情、维多利亚时代的所谓“贞洁爱情“。

  名字啊名字,

即使进行当时的横向比较,名字啊名字那么,名字啊名字这种性之爱与牛郎织女、《西厢记》等作品中的爱情,显然是全然不同的;与古代的房中术也大相径庭;与孔孟之道所宣扬的性道德和夫妻规范当然更有天壤之别。如果来点中西对照,那么它也大大不同于西方20世纪之前文学中的骑士之爱、宫廷爱情、维多利亚时代的所谓贞洁爱情。

既不无情也不乱情的是李瓶儿,名字啊名字她是世间有情的女子,名字啊名字可是有情的人终被人利用,下场却让人同情。花子虚对李瓶儿有意,但是满足不了她的需要;蒋竹山对李瓶儿有意,但是也满足不了她的需要;西门庆对李瓶儿有意,同时满足了她的需要,所以李瓶儿把心放在了后者身上。西门庆终究是西门庆,与李瓶儿的要求有出入。深入说来李瓶儿属于意淫 型的,她最后早死也就是死在这上。 (4)从全书来看,名字啊名字潘金莲是先胜后败。西门庆虽然不断地沾花惹草,名字啊名字但终究还是在潘金莲的怀里纵欲而亡。但是在西门庆身后,李瓶儿却由于生了儿子而名正言顺地执掌了全部家政大权。不过,随着家境的衰微,真正支撑着这个残窝的却是身为丫头的春梅。所以从全书的情节发展来看,它的名字确实应该是金、瓶、梅,而不应该是封建正统所排定的瓶(实际上的正妻)、金(妾)、梅(丫头)。

从这一角度透视小说中的性描写,名字啊名字我们便会发现,名字啊名字它们既有渲染色情的效果,同时也可能含有这样或那样的特殊寓意。比如,在书中反复出现的银托子等淫器似乎就不完全是对一种性交技术的津津乐道,它们也可能被作为一种意象来暗示西门庆的自我扩张如何一步步导致了他的自戕。从某种程度上说,紧束的银托子其实也是套在西门庆脖子上的绞索。随着西门庆的色情狂愈演愈烈,银托子换成了潘金莲亲手缝制的白绫带,接着又增添了王六儿用头发精心编制而成的锦托子,绞索于是愈勒愈紧。不断勒紧的带子象征了人对性的奢求,它一旦超出了性所能给予的限度,便会招来像西门庆这样自戕的后果。西门庆的徒劳也在一定的程度上讽刺了房中术的顽念,我们也可以把方士们妄谈的止精法、精术视为无形的银托子或白绫带,因为不管是人造的淫器,还是人心的妄想,全都会造成壅蔽自然生机的危害。它的不正当性其实并不在于它是不道德的,而是在于它制造了反自然的需求。从吴月娘眼中,名字啊名字所见及的潘金莲,是气质上的那份「风流情致」,足以令「让男人一见了就酥」。这就是淫妇原型的其中一项造型。

从这几段叙述,名字啊名字我们可以发现,《金瓶梅》中关於佛教流行的叙述甚多,全书充满因果报应的气味。虽然也有一些关於道教的记载:从这两段文字,名字啊名字可以看出,西门庆勾结官宦的情形。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