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宁一进门,就搂住我的肩膀嘿嘿地笑:"你猜,你猜,我今天是干什么来的?" ”我认为这种做法是很卑劣的

时间:2019-09-26 09:00来源:豉汁鱼云网 作者:育儿嫂

  她看了我半天,宜宁一进门说:“你还考我?那就要看你自己唦。”我说:“怎么看我呢?”她忽然说:“不跟你说了,不说这事了,没一点意思唦。”

我认为这种做法是很卑劣的。我所扮演的角色是很可悲的。我在毒辣的阳光下紧赶慢赶,,就搂住我踩着铃声走进教室,,就搂住我口干舌燥地给学生们讲素描基本知识,讲完了又拿着校长交给我的信,一身油汗,吭哧吭哧地赶在下班之前来到单位,把信交给领导。我一点都不知道那个牛皮纸信封里包藏着什么内容。我也不想知道,可是我转身要走的时候,领导把我叫住了。“你等一等。”他说,指了指一只椅子。我便坐在那只椅子上等着。领导看信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完了之后把信放在桌子上,想了想,伸出几个褐色的、粗胖的指头,捺住信纸往我面前推移,说:“你也看看吧。”然后点着了一支烟。我看了看领导,说:“这合适吗?”领导点点头说:“合适,看吧。”我撒尿的时候,肩膀嘿嘿地笑你猜,我的脸映在尿池子里。但我以为那不是我的脸,肩膀嘿嘿地笑你猜,而是别人的脸。可是我的脑袋动一下,浸在尿水里的脸也动一下,我往这边歪他也往这边歪。我觉得很奇怪,蹲下去看着他。我不断地摇着脑袋,扭来扭去,他也摇,也扭。我忽然明白这就是我的脸。我怎么会是一张这么丑的脸呢?我想摸一摸脸,结果发现这只手臂弯不过来,于是又看着手臂。手臂上全是疤,亮亮的,样子很吓人。这条手臂也是我的吗?我弯过我的右手摸着我的左脸,一种疙疙瘩瘩粗糙坚硬的感觉使我浑身颤栗起来。我不住地朝尿池子里吐口水,那张脸皱起来了,荡漾着漂走了。我撒腿就跑,想把那张脸丢在这儿,可是没跑几步就摔倒了。我发现我的一条腿很不听话,老是向外撇,它用力一撇我就像被谁推了一把似的掼出去了。我的脸被擦破了,全身脏兮兮的,但我很快地爬了起来。我怕那张脸追上来。我跑出厕所之后,又弯过右手摸了一下脸,我的汗毛都乍起来了。我吓得大叫。

  宜宁一进门,就搂住我的肩膀嘿嘿地笑:

我声嘶力竭地叫了一声。然后就哭了起来。我一边哭一边说要见洪广义。我满脸是泪,你猜,我今纱布全湿了。我的鼻涕也出来了,你猜,我今稀稀的,在鼻腔里呼噜呼噜地往下流。我用布条和棉絮胡乱地擦着,可我怎么擦也擦不完,它们就像一条溪水,源源不断。我身边的布条和棉絮都用完了,我的眼泪鼻涕还在流。我说我求求你们,把洪广义找来,让我见见他,我一定要见见他……我哭得喘不上气来,不断地哽噎着,我看见我哽出来的痰里带着血丝。我哭得越厉害我脑子里那只破口哨就叫得越响,就像跟我比赛似的,后来我不哭了它还是那样叫,咴咴咴咴咴——我声音像蚊子似地说:天是干“说那些干吗,我画就是了。”我使劲喊:宜宁一进门“余小惠!”

  宜宁一进门,就搂住我的肩膀嘿嘿地笑:

我是从那个叫葵镇的县城走到槐花路的。我双脚磨起大泡,,就搂住我浑身上下都是臭哄哄的,,就搂住我头发上还带着鸡屎味。我就这样回到了那家画店。卷铁门关着,白铁皮在路灯下泛着涩光。已是半夜了吧?我非常疲惫,软沓沓地在门口坐下来。我闻到了杨槐花的香气,是一种若有若无的清香,轻飘飘地落下来。我仰头朝树上看着,张开鼻孔呼吸着。虽然我饥肠辘辘,但我觉得心里踏实了。我坐在那儿用脚朝卷铁门踹了一下。四周的灯光又冷又静,一马平川的大街上空无一人。卷铁门哐啷啷地特别响亮。我是跟那辆卡车回南城的。卡车只是点小故障,肩膀嘿嘿地笑你猜,司机几下就把它搞好了。来时满满一车人,肩膀嘿嘿地笑你猜,回去时却只有我和陆东平。他们把陆东平抬上车,想了想又问我,你呢,走不走?我还没说话,他们又说,你也走吧。我便又爬到车上去,见我爬得艰难,他们还帮了我一把,也不嫌我脏,用手托着我的屁股把我往上推。就这样,我和陆东平又呆在一个车厢里,卡车掉了个头,带着我们回南城。我坐着,他躺着。车厢还跟来时一样吭啷吭啷地响着。只是没有光亮,来来去去的车灯一晃就过去了,根本照不进来,偶尔虚虚地在车篷上飘几下,转眼又飘走了。车厢里黑黑的,黑得跟在棺材里一样。陆东平的血还在往外流,我觉得屁股下有点湿,伸手摸一把,才知道是他的血,我便赶紧站起来。

  宜宁一进门,就搂住我的肩膀嘿嘿地笑:

我是一个什么人呢?不就是个流氓吗?居然引发了这样一次讨论。就像南城晚报所希望的那样,你猜,我今许多人都踊跃地参与了讨论,你猜,我今接二连三地发表了文章,弄得非常热闹。日报、经济报,甚至电视报、妇女报等等都赶来凑热闹,就像苍蝇叮臭肉那样,蜂拥而上。我真是出了名了,我成了大名鼎鼎的流氓,每天只要随便翻开一张报纸,我的大名必定赫然纸上。

我是在路上碰到他的。当时的雨跟现在一样大。雨来得很突然,天是干瓢泼大雨,天是干直接从天上倒下来。虽然每年都有雨季,但我确实没见过这么大的雨,转眼之间,积水就没过了我的脚背,接着又没过了我的小腿,漫上了我的膝盖、大腿。我一下子就落入了一片汪洋之中。所有的光亮都熄灭了,眼前黑得跟锅底似的。能看见的只是水的光亮,很微弱,一闪一闪的,很神秘很飘忽的样子。满世界全是哗啦哗啦的声音。真像是末日到了。不断地有东西撞在我身上,我只能大概知道这是一只鞋,那是一只泡沫饭盒或别的什么。水的味道很大,腥味很呛人,像灰屑似的有些嚣躁。我想感受一下它们的来向(因为我失去了方向),它们是被水流带起来的,我弄清了它们的来向就等于弄清了水的来向。水往低处流,但水流给我的感觉是乱的,一会往这边,一会儿往那边,像一群野马,左冲右突,谁知道它要往哪儿去?可是弄不清水的方向就不能确定自己的方向。我只好借助它的扑面而来的气息了,但是雨点又把气息打乱了,打得粉碎,像雾一样四处弥漫。我只好乱走,水已经漫过我的腰了,我上半截泡在雨里,下半截泡在水里,站在这儿不动是不行的,走总比不走好。我希望我是在往高处走,可是谁知道呢?听天由命吧。就在瞎走瞎撞的时候,我碰到了这个人,这个现在正在痛哭流涕的人。一开始我们都没有说话,但我们靠得很近,互相跟着——你跟着我我跟着你——走了一会儿,他忽然叫了我一声,朋友——冯丽说:宜宁一进门“我找我老公你凭什么拦住我?你凭什么?!”

冯丽说:,就搂住我“小吴你坐呀,难得的嘛,你跟我家徐阳一个房间嘛。”肩膀嘿嘿地笑你猜,冯丽说:“早晚会抓住的。”

冯丽说着说着就哭,你猜,我今哭得哀哀切切。她说:你猜,我今“早知道这样我真不该嫁你呀,我是在什么时候嫁的你?她倒好,等你翻过身来了,她就来了,来摘果子来了!那时候她在哪儿呢?你怎么不知道想想啊?谁是真心对你呀……”冯丽虽然不是真的天天都来,天是干但也差不多,天是干三天两头地来。来时总会带点东西,一桶油或一袋米,有时候则是一只酱鸭和几把青菜,或者是一只大西瓜,弄得我妈动不动就说她懂事。冯丽说:“天热嘛,是吃瓜的日子嘛。”我妈说:“吃瓜吃菜都不要紧,你还带油和米干什么呢?”冯丽说:“徐阳在这儿本来就给你添麻烦,我再抠你就显得我太不懂事了。”我妈说:“你是不懂事,我是谁?徐阳喊我喊什么?”冯丽说:“妈呀,可他是我老公呀,我不能把老公丢给我婆婆管哪。”她们婆媳俩你一句我一句地客气着,讨论我应该由谁来管的问题。我在一边黙然地坐着,看着斜对面青砖墙上的橙色阳光和锈成一坨红泥似的铁墙粑。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