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所佩服的独特的人讲一个给我听听吧!"我微笑着说。 那所谓不均衡的情况

时间:2019-09-26 09:24来源:豉汁鱼云网 作者:美容美发

我们说过了,把你所佩服如果一样物品的竞争准则不是全以价格为依归,把你所佩服其他非价格的准则会被采用,而通常是以被管制着的价格与非价格的准则合并使用。那所谓不均衡的情况,是指我们不能肯定哪一种或哪几种非价格的准则会用作补充被管制着的价格。那是说,排队轮购可能是价格管制下被采用的一个非价格准则,但那只是一个可能,却不一定。这也是说,要是在价格管制下排队的情况减少,也是可能的。数之不尽的非价格准则可能被采用,但如果不能推断哪一种或哪几种的合并会出现,我们就没有可以被事实推翻的假说。这就是经济学上的不均衡,是指没有可以被事实推翻的含意,也即是没有理论了。

谁是第一位经济学者以组织的角度看公司有待考查(高斯说可能是列宁),独特的人但我第一次读到有关的是奈特于一九二一年发表的博士论文。奈特之见,独特的人是公司的形成与风险(risks)有关。生产的收入不能预先肯定,一个企业家(entrepreneur)于是成立公司,把固定的工资给雇员,自己承担风险,获取产品出售的总收入与总支出之间的剩余收入(residual earning)。这样,企业家是剩余的权利拥有者(residual claimant)。没有风险(风险包括讯息费用)就没有不能预知的剩余,而如果剩余预先知道,可看作企业家的固定工资,剩余不谈算了。说「齐备」,讲一个给我是指合约的条款可以很多,讲一个给我因为任何资产的使用可以有多种用途,多种的选择与不同边际的益与损的考虑。因为有交易费用,合约的条款不可能全都写下来。有些不言自明,有些由法律或风俗约束,有些因为太琐碎而懒得管,而有些像本章第三节提到的钢琴佳音与机场噪音等例子,完全没有合约或市场成交,社会与私人成本不一定有分离。

  

说不预知或不肯定未来收入是风险,听听吧我微可以这样说。但不预知也可看为讯息费用过高。这是说,听听吧我微「风险」可以看作讯息问题来处理。这一点,一九六八年我遇到的困难,是有些讯息费用(例如六个月后的天气)高不可攀,而另一些虽然支付费用可以多得讯息(例如产品的市场调查),但生产的人见费用过高而不支付。这样,讯息费用是不可以观察到的。后来在交易费用的量度上,我知道只要能排列不同情况的讯息费用高低,就是量度了。我们不容易以观察不同情况来排列风险的高低,但以观察不同情况来排列讯息费用的高低,并不太难。这是以讯息分析代替风险分析的好办法。说独裁不管民意,笑着说是错的。明智的独裁者怎会不谘询民意?他知道要安坐其位,笑着说人民一定要生活得好。他会选贤与能,要他们谘询民意,考虑大势,然后向他汇报。他不会以委员投票作决策,因为他知道委员有私心。搜集讯息后他自己独裁决策。这样的决策不一定对,但一般来说,因为没有压力团体的左右,是比民主政制可靠的。说竞争的准则有改变,把你所佩服就等于说行为有改变。能解释或推断在价管下哪些非价格准则一定会被采用,把你所佩服就是解释了价管下的行为或现象。以价格为准则,竞争者的行为,谁胜谁负,资源使用的效果,经济学者耳熟能详,而均衡的分析,大致上是举手之劳。价被管制,只要你告诉我哪一种或哪几种非价格准则会被采用,均衡的分析也是举手之劳,而竞争者的行为,谁胜谁负,资源使用的效果等推断,则易如斩瓜切菜矣。

  

司空见惯的合约安排,独特的人看来不重要的,可能百思不得其解。我没有深入地研究过,但多年来我对小账(gratuity)的合约安排想不通。私产的困难有二。一、讲一个给我你的私产他人欲得,讲一个给我而且可以不择手段;二、改变了私产制度,游戏规则不同,在私产市场竞争的败军之将可以反败为胜。撇开无法无天的掠夺不谈,我们可从二十世纪的经验中体会到侵占私产与改变游戏规则的方法。

  

私人的使用权是指有权私人使用,听听吧我微但可以不私用。重点是有权决定由谁使用和怎样使用。另外一个重点,听听吧我微是这使用权的范围一定是有约束、有限制的。这就是高斯所说的权利界定(delimitation of rights)了。

私人使用权的界定有用途(权项)的约束,笑着说而每种用途也有上限(权限)。没有用途的约束或上限,笑着说他人的权利就不能受到保障,私有产权就不能在社会中成立了。从社会经济的角度看,这些约束往往有疑问。例如一块土地可以作住宅、农业、工业或商业用途,而在这每项中又可以再分类。从社会整体利益的角度看,一块土地应不应该有用途项目(权项)的约束呢?而若要有这约束的话,选择从何而定?政府或议员的选择是否以社会的利益为依归?指定了用途的约束,其用途的上限(权限)为何又是问题。一幢楼宇可建多高,可占私产土地的面积多少?这些又怎样选择了?一九七五年在香港度长假,把你所佩服因为几次买不到票价最高的座位看足球,把你所佩服我调查了为什么优座的门票先售罄。优座的票价较高,但还是供不应求,而廉价的劣座却供过于求,空置位甚多。这显示优座票价虽然较高,但还是偏低。那是为什么?

一九三○年,独特的人卜凯(J. L. Buck)调查了中国农业后发表的巨着(Chinese FarmEconomy),独特的人指出佃农收割分成时有如下的行为:农户很技巧地把一部分收割隐藏起来(例如把谷稻轻打几下,先取小部分谷粒);地主选用对他有利的大秤;农户贿赂地主派来的代理人,等等。这些行为是固定租金合约不会见到的。当然,在竞争下,农户能隐藏的收成只是他比一般农户优胜的那部分,而地主代理所受之贿不能高于其他代理所受的。但卜凯所说的行为,是佃农分成需要量度而导致交易费用较高的证据。另一方面,前文提及,佃农的劳力投入意向低于固定租金的,虽然竞争是有效的约束,但地主或其代理较多视察佃农操作,中、外皆有所闻。一九五四年,讲一个给我哥顿(H. S. Gordon)把奈特的理念搬到公海捕鱼的例子,讲一个给我提出了公共产(common property)会因为竞争使用者过多,增加了捕鱼劳力的总成本,而使应有的租值下降为零。租值消散这一词是哥顿提出的。公海捕鱼是好例子,而租值消散这个理念在方向上是可取的。然而,这奈特与哥顿的传统在几方面有大错。

一时大意,听听吧我微没有澄清本卷的名目——《制度的选择》——的简单意思。这里说的制度或合约安排的选择,听听吧我微不是指选哪种安排比较好。好不好是伦理或价值观的问题,与经济解释扯不上关系。这里说的「选择」是为什么某些安排被采用,某些不被采用,而更困难的是为什么制度或安排会转变。在经济学的范畴内,人的所有行为都是选择的结果。因此,所有观察到的制度或安排的解释,都要从选择的角度来处理。当然,有些非选择性的经济分析,例如老师艾智仁(A. AAAAlchian)于一九五年发表的《莫测、进化与经济理论》,精彩绝伦,非读不可,但那是说漫无目的与选择性的行为在适者生存下没有分别。在科学方法上,说行为是选择使然是经济学的习惯(convention)假设,是我这本《经济解释》从头到尾都遵守的。一些地方侍应不收小账。一些收小账但是「共产制」——小账要与其他侍应分享。一些是「私产制」——每侍应有界定的餐桌领域,笑着说小账该侍应独占。一些「私产制」下,笑着说四客或以上同桌则餐前指明小账不低于餐价的百分之十五。一些「共产制」强迫小账百分之十,而强迫小账之上顾客还自愿地多付一点。一些「共产制」是与老板共分的。我们要怎样解释小账的安排及其多样变化呢?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