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就是去对何荆夫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的。"深入细致","深入细致"! 叶楚洲的脸色却更加严正

时间:2019-09-26 09:04来源:豉汁鱼云网 作者:wo男人志

  万丽笑了一笑,现在,我就她熟悉和了解叶楚洲的脾气和说话的口气,现在,我就可以不当真,不理睬。不料,叶楚洲的脸色却更加严正,连剩下的一点点笑意也不见了,他一字一句地道,万丽,我知道你不相信,但这回绝不是开玩笑,我是专门回来请你出山的。万丽说,请我出山?出到哪里去?叶楚洲说,当然是到我公司啦,你到别的地方,关我什么事嘛。这是万丽万万没有料到的,她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措手不及地连说了几遍,到你公司?到你公司?叶楚洲说,做我的助手,行不行?总经理助理——他边说边拿出一张聘书,交给万丽,万丽展开来一看,果然聘书都写好了。

万丽说,是去对何荆他们看到你了吗?伊豆豆耸了耸肩,是去对何荆谁知道呢?万丽说,是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嘛。伊豆豆说,去你的,你才是螳螂,我是黄雀。万丽说,没有永远的绝对的黄雀,只有永远的绝对的蝉和螳螂。伊豆豆说,喔哟,搞得跟哲学家似的,万小姐,我可跟你说,女同志可别当哲学家。万丽说,为什么?伊豆豆正要再说什么,就看到陈佳从走廊尽头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直逼逼地就朝她们这边过来了。伊豆豆朝万丽挤个眼色,大声说,好,就这样了,老裁缝那里,我去解决。说完朝万丽扬了扬手,就走了。万丽说,夫做深入细她这样说嘛,夫做深入细也是给你留点面子。季方说,我的妈,原来岳芳是瞧不上我,我还真自我安慰了一阵,觉得岳芳还是爱我的,是她妈妈不爱我。现在才知道真相,不过,也幸亏现在才知道。万丽说,为什么?季方说,你想想,当年的我,天真纯洁,对爱情充满了幻想,要是知道我爱的人根本不爱我,我说不定已经为情自杀了呢。大家笑,万丽说,这个季方,还是老样子,一张碎嘴,永远改不了。他们说话的时候,康季平一直像个和蔼可亲的老大哥,坐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一顿晚饭,也没多说几句话。一直到晚饭结束,康季平说,万丽,我送你回学校吧。季方说,又被你抢在前面了,本来我是想送万丽的,既然你抢了,就成全你吧。

  现在,我就是去对何荆夫做

万丽说,致的思想工作的深入细致,深入细为什么这时候你突然要我读研究生?康季平说,致的思想工作的深入细致,深入细万丽,你现在的处境对你是最不利的时候,赵军一走,陈佳扶正,你的日子怎么过?万丽说,你还是时时处处监视着我?康季平说,我说过,我会关心你一辈子。万丽,你应该明白,其实关键还不在你自己内心,你的内心是坚强的,我相信你能够挺过去,但是别人的目光、别人的关注,甚至同情,会彻底地毁了你,如果这时候你考了研究生,大家会觉得平衡些,对你的压力也就轻多了。万丽说,但是我读了研究生,部里会不会就以此为借口?康季平说,也可能的,但是就算有借口,也不能再把你怎么样,你又不犯错误,能把你怎么样?万丽说,但是我们这位计部长,手段是很厉害的,红脸黑脸变起来很快。万丽说,现在,我就我请假回去看看他。姜银燕道,现在,我就万丽,你就饶了他吧。万丽心里一阵疼痛,不知说什么好了。姜银燕挂电话前,又说,万丽,你别回来看他,你看了他,他又要去看你,这样就没完没了了,你不知道,他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万丽没有说话,电话就挂断了。万丽赶紧找出昨天吃晚饭时大家发的名片,肖世平没有名片,只有小包的,赶紧给小包打电话,小包说,是康季平让他和肖世平别告诉万丽的,昨天晚上情况确实很危险,幸亏及时送了医院,到今天回南州去的时候,已经平稳多了,他让万丽放心,要不然,省医院也不会放他走的。万丽说,是酒精中毒吗?酒精中毒怎么这么厉害?小包说,是酒精中毒,但他的肝脏好像原来就不太好,所以症状就很严重,这个康季平也是的,明知肝脏不好,还这么瞎喝酒,不要命啊?万丽说,是去对何荆我细皮嫩肉?伊豆豆说,是去对何荆你以为你经历了一点点小事,就已经出道啦,笑死人。万丽说,听你的口气,好像你在机关跌打滚爬一辈子了,你进机关才多长时间,不就比我早一年吗?伊豆豆说,锻炼人不在于时间长短,在于深入不深入,深刻不深刻,好啦,我是瞅个空出来教你一招的,我可不能为了你耽误了我自己的大事,对啦,还有件重要事情没说呢,机关下一轮分房就要开始了,你打个报告让部里批一下,直接拿到行管局交给我,我帮你想办法。万丽犹豫说,行吗?根据这次分房的积分标准,我可能够不着分数。伊豆豆说,够不着就想办法让它够着吧,好了,我得走啦。说罢扬长而去了。

  现在,我就是去对何荆夫做

万丽说,夫做深入细我想做什么,夫做深入细你知道吗?耿志军知道吗?还有公司上下,他们都知道吗?伊豆豆没有正面回答知道还是不知道,却说,其实,有些事情,与其一个人压在心里独自承担,不如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分担。万丽说,你是不是说,你们都知道,我这是在掩耳盗铃呢。伊豆豆说,别人我不知道,我呢,老实说,我应该是有点数,田老板要你做定销房嘛。万丽说,你猜的?伊豆豆说,我没有那么聪明,是老秦帮我分析的。万丽说,致的思想工作的深入细致,深入细我也是女人,致的思想工作的深入细致,深入细有什么不一样的?被你们这么看,我是不是应该很悲哀?叶楚洲敏感地道,被你们?这么说起来,还不止我一个人这么看你?还有别人?万丽没吭声。叶楚洲又说,我好吃醋,原来我以为,这世界上也就我了解你,也就我能明白你的心,不料还有人在。话说到这儿,万丽也相信叶楚洲不是开玩笑,他确实是来动员她下海的,至于是不是如叶楚洲所说,专门为这件事情回南州,万丽吃不透,她只是希望事实不是这样。但是万丽仍然想不明白,叶楚洲为什么会看中她,就凭他们在“五艺节”临时办公室相处的那么一点点时间,就凭那一点点印象那一点点了解?所以,说到底,万丽还是不能相信,当她感受到叶楚洲关注的目光时时地落在她身上时,心里不免多出一点异样的感觉,也是她最不愿意去想的一个原因。

  现在,我就是去对何荆夫做

万丽说,现在,我就我一点也不知情。康季平说,现在,我就这次的班,非同一般,对学生的要求很高,要高学历,硕士生以上,要年轻,一般三十五岁以下,少数不超过四十,要副处以上干部。万丽说,但我是科级。康季平说,这个问题,不是你考虑的,向问应该会考虑的,但这次机会难得,是省委周书记亲自提议要办这么一个高学历青年干部班的,听说,周书记还会亲自去讲课,所以从上到下非常重视,省委组织部是经过严格考查挑选的。

万丽说,是去对何荆我在党校学习,是去对何荆有什么好担心的。康季平说,那就是因为想你,来看看你。万丽不说话了。两人又走了一段,康季平的手若有若无地碰到万丽的手,又离开,过一会儿又碰到了,康季平说,你也不给我打电话,情况还好吧?万丽说,我们班主任沈老师,你认得吗?康季平说,我怎么会认得,我又不是党校系统的。万丽说,那就奇怪了,他为什么把我调到第一排坐呢?康季平说,这你就别多想了,坐也坐了,不见得再调回去吧。万丽一听康季平的话,就知道康季平其实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万丽不由侧过身子,认真地看了康季平一眼,心里怀疑着,难道一切都是康季平安排的?万丽笑了起来。许大姐又说,夫做深入细我说的是内心深处的,夫做深入细灵魂深处的,骨子里的东西,不是表面现象,表面上,有的婆婆与媳妇不和,有的婆婆与媳妇关系相当好,可能你们的情况就属于后一种。万丽又笑了,说,那许大姐,当初你们的情况呢?许大姐说,我们的情况和你一样,所以我最能体会你现在的心情,只是有一点,我想跟你说的,永远不要指望婆婆像疼儿子那样疼媳妇,她在给儿子夹菜的时候,是百分之一百的真心,在给媳妇夹菜的时候,是假的,是做给儿子看的,是做给媳妇看的,也是做给自己看的。万丽说,这是自然的。许大姐说,不过这也正常,可别想不开,换了任何人,都一样,你现在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孩子慢慢大了,你就体会到了,我也是在自己的孩子长大后,才慢慢地知道了这一点。一开始,我也是不习惯的,总觉得我这婆婆,为什么人人说她好,就我自己心里别扭,我老是检讨自己有什么问题,以为自己心胸太狭隘,多少次想改,想跟婆婆亲热起来,但就是不行,如果勉强自己,也实在太委屈自己,后来也就放弃了这种努力,婚姻是鞋,家庭关系也是鞋,婆媳关系更是鞋,只有穿着这双鞋的两只脚能够感受到,别人是无法理解、无法替代、更无法帮助的。

万丽笑了一笑,致的思想工作的深入细致,深入细她熟悉和了解叶楚洲的脾气和说话的口气,致的思想工作的深入细致,深入细可以不当真,不理睬。不料,叶楚洲的脸色却更加严正,连剩下的一点点笑意也不见了,他一字一句地道,万丽,我知道你不相信,但这回绝不是开玩笑,我是专门回来请你出山的。万丽说,请我出山?出到哪里去?叶楚洲说,当然是到我公司啦,你到别的地方,关我什么事嘛。这是万丽万万没有料到的,她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措手不及地连说了几遍,到你公司?到你公司?叶楚洲说,做我的助手,行不行?总经理助理——他边说边拿出一张聘书,交给万丽,万丽展开来一看,果然聘书都写好了。万丽心服口服地点头说,现在,我就我知道了。许大姐说,现在,我就我再给你一点建议,如果心里觉得别扭,就跟别人说说,像你,又不是没有说话的人,跟伊豆豆一说,让伊豆豆再臭你两句,心里的别扭就没了,但不要跟孙国海多说你婆婆的不是,他永远都不会理解这些的。万丽又点了点头。

万丽心里暗暗庆幸,是去对何荆希望金美人醉得再厉害一点,是去对何荆兴许就能放过她了,哪知金美人醉归醉,头脑很清醒,目标也很明确,看准了的事情,不做好,她是不肯罢休的。只见她噔噔噔跑到自己那桌上,干脆将酒瓶也举过来了,又拿来六只酒杯,哗哗地加满了,往自己和万丽面前一摆,大家看得明白,她要和万丽连干三杯。万丽一咬牙,说,金处长,就这三杯!金美人说,好!万丽心里憋得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夫做深入细嗓门不由自主又抬高了,夫做深入细你绕来绕去还是不肯听我的!孙国海委屈地说,我听你的,我哪样不是听你的?结婚那时候,我妈在老家已经请好了客人,订好了酒席,你说不去了,不就没有去吗,硬是叫我妈把酒席退了,把客人回了。万丽说,是我不想去吗?你也知道,正好在赶年终的总结报告,能走得了吗?你当时是支持我的,叫我要以工作为重,现在倒来怪我了。孙国海说,我没有怪你,我只是想说明,我是听你的。万丽道,其实你心里是有疙瘩的,你一直放在心上,你觉得我不应该,让你妈没了面子……不说了,我不想跟你说了。孙国海说,那就对了,好好地睡吧。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